【恩典见证】死亡的祝福

因访问量日益增加,最近两天上午10点至12点网站服务器升级,此时段访问,可能暂时无法打开,请各位家人错开这个时间。

【恩典见证】死亡的祝福

【恩典见证】210903死亡的祝福-生命之光广播电台-何云-福音城fuyincheng.jpg


我见到的人世间最美的笑容,是在一个垂死的人脸上。


他姓张,是国内出来的一位学生, 28 岁,在美国南方首屈一指的大学攻读数学博士。 从小品学兼优,是父母的骄傲,邻里的光荣,有要好的女友,也有璀璨的前途。


没想到舌鳞癌以汹涌之势向他逼近,所有累积的优势都不堪一击,他无可奈何的必须缴械投降。


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已经被医生宣布药石罔效,估计只剩两三个月的生命。


坐在他小小的公寓里,他神情疲惫,脖子上贴了一块大纱布,平静的诉说他的不甘和害怕。 「没有人能告诉我死亡是什么样子,因为每个人都只能死一次」,他说。


他对圣经有些了解,也去过教会,对信仰还有点疑虑。 他想向神求一个奇迹,但又觉得如此信神太功利。


坐在一旁绑着大麻花辫的母亲是个农村妇女,一句话都不说,眼里尽是忧虑。 她来美后,一进教会就放弃了原本的民间信仰,两个月内把圣经读完一遍,如饥似渴的想了解这位神。


穿著簇新大花衬衫的父亲也是不说话,局促地搓着手,一迳呵呵的笑着。 皮肤黝黑的他,平日帮人盖房子做粗活,第一次来美就要面对如此悲苦,信仰之于他可能和死亡一样抽象。


当传道人的外子告诉学生,天父就如同人间的父亲,会把最好的给他的儿女,神要他去的是个美好的地方,对神的安排不要有畏惧,要勇敢的跨出那一步。 他听了点点头,不置可否。


之后的几个周末,先生和他有机会就碰面读经。 我则和他简讯往返,问问冷暖。


再见面就在医院里。 学生脖子上的大动脉破裂,紧急入院,医生说若有突发状况,不再抢救。


我们赶到医院,他气息微弱,说话困难,只见嘴巴蠕动,几乎听不到声音。 脸上发了赤红的疹子,有些已经结疤转黑,像斑驳的泥巴覆盖在他脸上。


先生俯身在他耳边低声讲述神的救恩,一句一句,慢慢地。 他睁开眼睛,请先生读圣经给他听。


昏沉的他,眼睛一闭上,就发出打鼾的声音,好像立刻进入沉睡,之后又勉强撑开眼帘。 看得出来,他在努力集中精神聆听。


床边的母亲失去一贯的沉着,趁学生闭眼的一个空档,着急的要先生问他是否愿意接受耶稣,她担心孩子仍固执的说不。


但她的焦虑是多余的,在接下来每个清醒的片刻,当先生问学生关键问题时,他都以极度低微的声音回答,「我愿意。 」


先生带他做了决志祷告。 他在神面前承认自己有罪,愿意接受耶稣为他赎罪的恩典。


学生的父亲此时也一反平日的沉默,殷切地要求先生为他儿子受洗。 因学生身上插满管子,破裂的伤口又不稳定,不可能下床接受洗礼。


于是先生将手沾水,告诉学生,思维要跟着他的指示走:当手放在他头上时,要思想他整个人进入水中,与主同埋葬,所有的罪被赦免。 当手抬起时,要思想与主同复活。


洗礼结束,做完祷告后,学生眼睛睁开,脸上光彩焕发,像是被打了强心针,突然有音量讲出连续的句子。


他说,前一天血管破裂时,知道自己快死了,担心没能得到神的救恩,没想到这么快就如愿受洗了,心里如释重负,看来还要感谢血管破裂,要不可能会继续拖下去。


他从心底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带着平安、盼望和喜乐,是我见过最美的笑容。


他即刻希望父母也能受洗,将来在天国就能再团聚。 早就准备好的母亲马上同意,父亲也笑呵呵的点头。

我相信俯瞰人世的天父,在那一刻也必定面带微笑。


死亡似乎向来与黑暗狰狞恐惧这些字眼挂钩,但这次经历让我看到死亡其实是神给我们的一个祝福。


死亡会让我们认真思考「我将往哪里去? 」这是我们每个人至终都要面对的问题。


死亡也会让我们从浑噩的追逐中清醒,顿悟在人世走一遭,最重要的是什么。


这位学生领受到了那份祝福,因为他在最后关头做了最正确的决定。


作者:何云 Salina Ho 文章来源:生命之光广播电台

本站事工提醒:【福音城】网站 目前仅有一位事工维护,主要是利用工作之余、闲暇时间发送福音信息,考虑到生活压力,迫于生计,2021年8月30日开始,所在工厂工作时间,加上上下班路途,一天超过13小时(白班早7点至晚9点半,夜班晚7点至早九点半),开始比较繁忙,这将影响福音城网站的文章发布时间,祷告词每天发布一篇,具体的时间无法保证凌晨12点多发布,争取力求能做到与以前一样的时间规律,如果凌晨12点多没等到祷告词,请当天其他时间段再来阅读,请各位家人知悉,求主保守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